财新传媒
2010年06月13日 18:15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一个无民族主义者的自然死亡

一个无民族主义者的自然死亡

蒋方舟

我住在韩国人驻京办事处——五道口。这几天每天外出,都会经过一个巨大的宣传端午节的广告牌,上面只写着几个字“我们的节日:端午”。白底黑字,每个字都斗大斗大。这招换算成抢姑娘,大概就是一膀子抡死她脖子,呛声道:“我的!我的!”我没被这样抢过,但多多少少也是个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13日 08:30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世界杯情儿

世界杯情儿(外一篇)

世界杯适逢期末考试期间,考生和球迷正式割裂成两个对立阵营,各自警惕地抱团。学校把球迷们集中到一个巨大的阶梯教室看球,“以维护学校的正常秩序”。

我这个伪球迷也混进这个教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13日 00:17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——万事具备,只欠多巴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事具备,只欠多巴胺

蒋方舟

我其实是个女足球队员。我被拉进我们系的女足长达一年,参加过数次赛后的庆功或痛哭流涕活动。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,我和人抱头痛哭却并不知道眼泪为谁而流,所有对上场比赛的评论都是摇头晃脑着说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6月09日 10:11

猫中愤猫(2010高考全国卷作文)

全国I卷作文题:漫画作文

漫画描述:餐桌,许多猫吃鱼,就一只猫捉老鼠,别的猫说:“有鱼吃还捉老鼠?

猫中愤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蒋方舟
       屏幕上闪烁的是陈年的动画片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5月26日 08:19

学生官场无处话凄凉

学生官场无处话凄凉

蒋方舟

在大学的几年里,如果有一件事让我勉强称之为自豪的话,那么这件事就是——我从来没有进入过任何官僚机构。是的,无论是团委学生会爱心协会,还是卫生检查红袖标大妈团、寂寞男女非诚勿扰联谊组织,我从来都没有进入核心领导层。在大学里,总会有人忽然警觉地没头没脑地被人问道:“你是什么?”每到这时,我就慌忙低头讪笑道: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5月03日 15:18

长得好看的代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得好看的代价

蒋方舟

去年的这个时候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4月12日 21:24

撒谎是父母的天职

撒谎是父母的天职

撒谎是父母的天职

蒋方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父母最擅长三种谎言。一种是替孩子消毒,一种是替孩子判断,一种是替孩子生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4月01日 09:55

大叔拯救世界

大叔拯救世界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方舟
 
     一夜之间,我周围所有姑娘都宣称自己爱大叔,宣布自己年内一定要成功推倒重吨位大叔。 
     这些姑娘兴高采烈,摩拳擦掌寻找可以蹂躏的大叔,在我看来不免突兀。在我生活的年代,如果我宣布自己只爱老男人,听者就会一脸尴尬,像是我用自己的心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3月19日 21:35

我为什么不敢“留点余地”

我为什么不敢“留点余地”

蒋方舟

我喜欢这么个残忍的故事。

日本有个长跑选手叫做圆谷幸吉,他童年和少年时就跑遍了自己家乡所有的道路,1964年,当日本主办奥运会的时候,圆谷幸吉被选作国家队的选手,参加马拉松比赛。

训练的日子里,他每天清晨喝一杯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3月16日 07:30

凌晨四点钟的自动贩卖机

凌晨四点钟的自动贩卖机 

蒋方舟

上大学之后,我培养出一套很奇怪的作息来。晚上一下课,我就一路疯狂地骑车回寝室,再一路疯狂地剥衣服,把自己送到床上。从九点开始睡,睡到凌晨两点左右起床。在一片黑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24日 13:23

我是怎样变成一个学术女的

我是怎样变成一个学术女的

蒋方舟

&nb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13日 14:47

情人节不死是为神

情人节不死是为神

蒋方舟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2月06日 08:20

拆谎有蒋——请客吃饭的谎言

请客吃饭的谎言

蒋方舟

我听一个比我稍大一点的青年作家说自己一年平均700个饭局,饿醒了睁开眼永远不愁没有地方去。听得我表现出一种沧桑中见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1月25日 20:24

话痨没有春天

话痨没有春天

话痨没有春天

蒋方舟



这简直是从未有过的经历&#653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1月19日 16:21

泡在校外

泡在校外

蒋方舟

我认识一个颇有点摇滚精神的小学妹给我写信,用一种大抒情的亢奋语气,向我描述她的羡慕之情:“学校外难以计数的打口碟唱片铺是否茂盛如富有营养的野草?南门外的摇滚酒吧是否还嘶吼着最后的庞克呐喊?如果我来北京,能否在咖啡馆放映欧洲纪录片的夜晚与你相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1月11日 09:37

“蒋方舟之妈”——就是我妈的博客,请大家去围观一下

一件超出我(不是我,是我妈)智力和能力的事儿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hangailan 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1月05日 16:39

拆谎有蒋——关于“历史检验”的谎言

关于“历史检验”的谎言

蒋方舟

前几天我看袁枚的《随园轶事》,无意中竟然看到了“刘罗锅”刘墉的名字,我立刻报以亲切甜蜜的一笑。我一直致力于喜爱这种形态的罗锅,是基于我童年记忆里的两个形象——电视剧里的刘罗锅和《巴黎圣母院》里的阿西莫多,他们俩让我一直坚信驼背的没有坏东西。

袁枚对刘墉的描述很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29日 08:11

拆谎有蒋——  送礼物的谎言

两个月前的稿子,今天翻文件夹忽然看到,发了。

送礼物的谎言

蒋方舟

这周,我度过了我的二十岁大寿。特别不好意思的一件事情是,我每年过生日都会哭,无一例外。有时候是冷不丁地掉下两坨清冷的泪,有时候是对着空气大声发表反全人类的指控演说时洒下一泡热泪。今年过生日之前,我也好奇自己这回会在何种场合、举行何种程度的哭泣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21日 08:05

拆谎有蒋——“神童”的谎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神童”的谎言

蒋方舟

最近,我看到了一个流传很广的视频。主角是“9岁演讲帝”杨心龙。他黑瘦,小眼,他滔滔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2月04日 19:35

拆谎有“蒋”——“悍妇”的谎言

“悍妇”的谎言

蒋方舟

我在武汉上过好几年学,很多人———大部分是三四十岁的轻重熟男,脑海中能搜寻到的对这座城市的唯一知识储备,以及有见地的评价是:“武汉的女人……”然后就开始扭面部吐舌头,做种种吊死鬼临终的表情,表示对她们的惊惧。

我刚到这座城市的时候,也很胆怯害怕。武汉话有自带的世故气质,语速放慢的时候是冷嘲热讽的凉薄,说快了就是劈头盖脸的咒骂,无论是大街上还是公车上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