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蒋方舟 > 文章归档 > 2010年07月
2010年07月13日 06:24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不完亦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不完亦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蒋方舟
 
     我年轻的时候写过一个不成功的小说,得意的只有最后一个场景。故事讲的是几个少年离开桎梏的家,离开乏味的学校,挣脱生活这所仁慈的监狱,去陌生的城市经历种种惊险和非真实。一个月之后,他们满身疲惫地被捉拿回现实,愿未央,志已尽。最后,他们在学校大扫除的时候遇到彼此,恍若隔世,无言地默默擦着学校的两大块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7月09日 08:18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不要说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 不要说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    蒋方舟
 
      这是我倒数第二篇的世界杯专栏,谨以此记。我的疲劳和厌倦终于到达极限,几乎一场不拉龇牙咧嘴忍痛地看了所有的球,落下毛病终日耳鸣。呜呜组啦是我的紧箍咒。
     为了看德国和西班牙的比赛,我早早就定了闹钟爬上床,凌晨准时蹑手蹑脚开电脑戴耳机,呆滞地看着屏幕上奔跑的小人儿,到了第37分钟,终于吧唧睡下,直到被解说员连续8声:“进啦进啦……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7月04日 18:59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“强”呼啸着覆盖了“美”

“强”呼啸着覆盖了“美”

蒋方舟

 

冯内古特说,德国人正进行一种军事行动,行动名称很可笑,但一目了然。这名称一旦作为新闻或历史报道出来,就会给战争狂们一种同房后的快感。在战争迷想象中,这就像人们在做所进行的既舒服又略带倦意的调情。这种军事行动名曰“扫荡”。

阿根廷是我处女粉的球队,而昨天是我确立自己阿迷身份后的处女观赛。伤感是新鲜的,也是确凿的。我看球时陷落在德迷的包围圈中,每一次德国进攻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7月03日 07:17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不知耻近乎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不知耻近乎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蒋方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 淘汰完毕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各国纷纷召开既不胜利也不团结的大会,主题是批评与自我批评,揭发和相互揭发,计较得失,说人长短。明明是例行大会,有的国家动了真情,有的却入戏太浅。
      动情至深的就是日本队。外界看来,日本这次战绩已算亮眼,他们在回国之后却不能昂首承接敲锣打鼓,而都低头深表遗憾。日本队的主教练引咎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7月01日 09:50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踢着踢着就哭了
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踢着踢着就哭了
          
          蒋方舟
      写世界杯专栏以来,我养成了一个点头哈腰的习惯,腰杆子永远直不起来似的,恨不得每敲下一个字前都期期艾艾地道歉:“我球盲不懂乱说哈,欢迎乱棍捶打——鲁尼是不是胖蠢了那么一点点呀?梅西是不是比c罗强那么一点点呀?刘建宏老师是不是聒噪了那一点点啊?”
     八强刚诞生,我眼角早已有了谄媚的笑纹。小组赛结束,我迎来了自己的...


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7月01日 09:45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草覆盖了死者的脚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草遮盖了死者的脚印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方舟

        “还债”的说法,在今年的世界杯被很多人提起。有人还提供了数据——“韩国出局是还了上届的债,意大利出局是还了法国的债,英格兰出局是还了1966年对德国的债……接下来德国要还阿根廷2006年点球胜出的债,巴西要还荷兰1994年和 1998年的债,西班牙要还葡萄牙1934年世预赛9---0的债……”

    不会有人真的相信足球的一切不公都是用还债来清偿的。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