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蒋方舟 > 文章归档 > 2006年八月
2006年08月31日 10:05

学说武汉话

学说武汉话

学说武汉话

蒋方舟
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28日 09:09

花儿乐队继续红

花儿乐队继续红

蒋方舟

花儿乐队当年刚出道的时候,我很高兴;他们后来沉寂了几年,我也很高兴;他们突然以《嘻唰唰》红了,我很高兴;现在说他们抄袭,我也高兴;他们将来要是因为这个抄袭事件不红了,我会很高兴;他们要是继续红甚至更红,我还是会很高兴。

我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他们的时候&#652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25日 14:49

树能不能倒着长?

树能不能倒着长?

拉·奈特莉主演过《加勒比海盗》。她是我很喜欢的新生代演员。她的妈妈(是个剧作家)说奈特莉一出生就四十岁了,后来就越活越年轻。河水可能倒着流,大树也可能头冲下长。这样也很帅。

我读书的顺序是颠倒的——我先读艰深的,后读浅近的,前段时间在读言情小说和安房直子的童话,现在又回归到阅读经典。不过80岁时,也有可能去背儿歌。总之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22日 13:48

看下蛋的母鸡

看下蛋的母鸡
 
脑子里装的都是长篇小说。今天没有新写的文章喂博客,黔驴技穷,发个《舌头的战争》中文章吧,初二还是初三写的。汗呢。照片倒是有新的。这个女孩才八岁哦,已经上四年级了,想看看她画的什么?答案在文章后揭晓!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下蛋的母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&nb......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17日 17:59

我要录杨澜的访谈节目,诚征录影现场观众。

   8月26日下午14:30,我在北京录影,是杨澜出持的《天下女人》栏目。地点是北京中国国际广播电台。湖南卫视播出。如果有人在北京的,愿意去现场的,可以去现场互动一互动。不要直接联系我哦,我不知道怎么搞。请直接联系“天下女人”节目组。他们有人专门负责现场观众的事情。电话是010-87762977转861(或转882)。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15日 09:00

我为什么要当天才

我为什么要当天才

蒋方舟

        我从小就被目为是早熟的、古怪的少女。当我快速而马虎地结束认字过程之后,我就开始写作了。现在出道了已经快九年了,写了几本书,创造了一些人物,制定了一些目标,被一些人所知道。
      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,每次睡觉的时候,会怕别人把我当作死人埋了,就在自己额头上贴张纸条:“她看起来死了,其实她只是睡着了。”更会为一些不存在的事情恐慌不已,例如:如果我不会写作,我会怎样?除了写作,我的剩余的本领就是攒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12日 18:41

给<ELLE>杂志拍照,从上海回来

给<ELLE>杂志拍照,从上海回来

给杂志拍照,从上海回来,

拍照之前,先得知了好事一桩:我和我妈两年前给中国版《ELLE》拍的照片被法国版的《ELLE》选登了,得知这个消息,我宛如自己去了趟法国一样,不禁仰望长空,泪流满面。

下面有请我为大家介绍一下我拍摄照片的情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11日 08:23

有些人的“糟粕”,好过另一些人的“精华”

 经典重读之《聊斋志异》

你的故事我全爱听
     蒋方舟

  我在笔记本上抄了一段话:“在云雨台上,乱摇续貂的大尾巴,在温柔的身上,不断牵动象一般的腰,锐利的锥子置于皮囊,大腿一纵便脱颖而出,把情欲凝结在箭头之上,箭便深入皮毛就像生根一样牢不可拔。”我经常把这段翻译出来的话念给刚刚认识的人听,他们大多听出这是一段不健康的话,纷纷半皱着脸看着远方,假装没有听到。
  但是我会坚持把气氛降到最冰点:“你猜这段话是哪本书上的?是《聊斋志异》上的,你猜是哪......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10日 12:01

旮旯里浪漫 (说说言情小说)

旮旯里浪漫 (说说言情小说)
   旮旯里浪漫

   蒋方舟

     有一次,我要找琼瑶阿姨的小说,就在狗狗网上搜索“言情小说”,出现却是近四百个言情小说作家。我忍不住好奇:她们是谁呢?她们都有类似的笔名,她们的小说题目里一般都会都有“霸王”“情妇”“桃色”“冤家”的字样,她们的小说都是同样的字数:十章,五六万字(比中篇长,比长篇短),她们都有20到30本书,一半是“恶男对好女”,一半是“好男对恶女”;她们只被一小部分人热烈地、旁若无人地如数家珍。
   我是抱着研究少......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09日 10:39

三心二意有多好

 报纸约写的高考作文(湖北卷),本来是这个博客的第一篇,后来被我删掉,只有标题了,现在重发一下。申明:不得将此文收入任何高考满分作文(优秀作文)的合集。 三心二意有多好
     蒋方舟

  我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,我不奢求像猫一样有九条命,一条一条接一条,我只想有三颗心,三颗完完整整地跳,它们不必你方跳罢我登场,我只想要三颗同时跳动的心。只有一颗心的日子并不是艰难得过不下去了,只是我一直在想……若能三心二意,那该有多好!
  如果我有......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06日 22:29

最感动蒋方舟同学的五大读者:

最感动蒋方舟同学的五大读者:
蒋方舟
 
 
  我曾经和一位著名青春派作家吃饭,同桌的还有他的一个新疆女FAN,那个女FAN递给“著名青春派作家”一个很厚的信封,说里面装满了她很多同学对那个作家的祝福,听说那个作家喜欢四叶草,她们就专门种了四叶草夹在那些信里,青春派作家接过来的时候说:“哇!真的!好用心啊!”但是吃完饭之后,人走,信却留在饭桌上没带走。我一边安慰着那个女fan,一边很悲愤地想,将来我有FANS了,我一定要善待他们。

    今天在火车......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03日 15:52

有人跟他的手机恋爱

有人跟他的手机恋爱
 
 
 
有人跟他的手机恋爱
蒋方舟
  
   
  有个成绩差的学生,手机倒是很高级。一下课,他就在走廊上举着手机,好像大牌电视台的摄像记者:“来来来,给你们照个相,笑一个。”女生们一见有镜头,就很虚荣,三三两两一凑,做出很亲密的样子,摆个形态各异的可爱pose,再条件反射地“笑一个”。多亏有了手机开路,他每天都能见到许多人对他“笑一个”,他靠手机融入别人的生活。不过,我怀疑他只是装装样子,......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03日 12:04

很可爱很小巧的古戏楼(不是文物保护单位?)

很可爱很小巧的古戏楼(不是文物保护单位?)
 
  
   随州殷店古戏楼,我在《曾都文化》这个内部发行的小册子上看到,是清朝的建筑。有的人说还在,有的说快垮了,我决定去考察一下。本来是要搭长途车的,不过车太少,来回估计得一天。我的姑妈借了一辆红旗轿车送我,哦也——我的人生实在太舒服了。
古戏楼在随州殷店镇东岳庙村,离随州市65公里还是70公里。据说神农炎帝的发源地——就是他妈生他的小山洞——在殷店,这个洞据说后来在地震中垮了。
  
古戏楼在蛭石厂院内,我前后左右看看,没发现有任何文物保护单位......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02日 11:42

再次初恋(我填的歌词)

曲子已经有了,是快歌,著名的曲作者闻震做的,蛮好听的。歌词就只有“哼啊呀哇一一呀,恩哪苦呀”,我听了N遍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。于是就着手填词了。赵薇看了之后说:“你怎么还写恋爱啊——不过你也不小了。”这首歌的歌词我写得太烂了,太烂了,太烂了,所以《我和上官燕》的专辑就没有用,赵薇的《我和上官燕》那主打歌才叫好哩!我的《再次初恋》我就天天唱给我的同学俞雪婷听,后来她一见到我就跑。rap部分后来由我才华过人的同学俞雪婷添加。曲子和歌词的合成我不会弄,就搞不上来了。
以后我还是来自己写歌吧,填词比写歌简直......
阅读全文>>
2006年08月01日 12:57

我和龙超

我和龙超
我和龙超
蒋方舟
   龙超是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一个重要的人。可是,他从未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过。这句话再配上你问的“为什么”,就成功地组成了一个蹩脚的脑筋急转弯的谜面。
   龙超是我的小说《正在发育》中的男主角。当这本书出版后,他依然在我的许多小文章里存活着,戏份依然相当重。我的小说中374次出现“龙超”,还有无数个指代龙超的“他”。
   我和龙超在小说里谈了一场横跨幼儿园、小学和初中的“爱情马拉松”。
   《正在发育》出版的时候,我整天都被人鬼鬼祟祟地戳着后背,附在耳边问:“你是不是有一个秘密......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