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蒋方舟 > 时代的病症能治吗?

时代的病症能治吗?

    我今年看过最悲伤的电影是我在威尼斯电影节上看到的动画电影,《失常》。它的编导是是我一直喜欢的编剧查理·考夫曼。他著名的作品有《暖暖内含光》、《纽约提喻法》等。
    《失常》讲述的是一个不快乐的畅销书作家在外出差,在酒店里,他看着城市的百种病态:性用品店的工作人员、自慰的单身男性、作家的旧情人等等。而所有角色的配音,都是同一个男性的嗓音:沉闷而波澜不惊。
      直到作家遇到女人丽萨,她并不漂亮,脸上有一道伤疤。可是她却拥有极其动人的女性嗓音。在一夜情过后,两人开始聊天,作家发现丽萨的声音逐渐与周围所有人的声音融合,变成了那个沉闷而波澜不惊的男声……
     影片里的木偶笨拙而沉重,而它们比现实更现实。木偶脸上的裂缝如同我们不愿意呈现的人性缺陷:“我想要独处,但不想太孤单。我想和别人一样,又想与众不同。我想要被爱,但我不想去爱人。”
     时代的病症笼罩在每个人的身上。欲望与不甘心,失败与没有安全感。
    于是人们开始寻找解决方案。却发现,借助涂《秘密花园》解压只会更烦躁和疲惫,借助社交网络点赞来缓解孤独是饮鸩止渴,收藏一篇篇“一辈子一定要去的50个地方”让现有生活变得更难忍受,在屏幕中按住“哈哈哈哈哈”的次数和真正大笑的频率成反比。
     对“时代病”的按摩已经成为了另一种病征。
     痛苦与焦虑到底是不是可以排解的?我曾和一个朋友在某个夜晚争论,我坚持认为答案是否定的。
     聊了很久,我才发现我无法快乐,是因为我不愿意快乐。我依赖着自己的脆弱与不满,希望获得怜悯与鼓励。
     其实并不是时代禁锢住我。我有选择的自由。我有不点赞的自由,失败的自由,孤独的自由,没有梦想的自由,在无趣的事上浪费时间的自由,大笑的自由。
     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明白,生活本身既不好也不坏,它只是随心所欲的。你选择的,就是你必将经历的。

     时代的病症能治吗?如果用绿段子来总结,那大概就是这样——

    问:怜悯和鼓励依赖症,怎么治?
    答:生活本身既不好也不坏,你选择的,你必将经历
    神点评:是你自己不愿意快乐

0

推荐 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