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蒋方舟 > 文章归档 > 2009年10月
2009年10月29日 15:05

我的F咖生活

我的F咖生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方舟

 我每次出门都是中午,太阳直射着干巴巴的光,照得我满脸都是惨白、滞重与狼狈。我每次回来都是深夜,干冷的风填补所有不料的缝隙,我得迎着风高唱革命歌曲,才有继续前进的支撑。

 我想,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北京这座城市,非此即彼地滴水难渗,不提供任何人性的温暖和公道。

 我出门总是为了参加各种号称非我不可,实则没我也行的活动。有时是录电视节目,有时是给某某知名人物当捧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0月23日 13:46

近期的三个一

近期的三个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头冉冉升起的胖子

    最近被反应胖了,胖的程度严重到群众都很关切地问:“哎呦喂,怎么成了这副模样,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,受了刺激吗?”
   没什么让我非胖不可的事情发生。一方面是最近身体不好,总是处于浮肿状态,每天起床照镜子都被对面的猪头猪脑吓一跳。最重要的是我懒得减肥啦,六分饱白灼水煮无淀粉每口嚼二十下,记录饮食饭后站立睡前不吃东西慢跑快走自我鞭笞,把自由全部谋杀,把自尊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0月21日 05:59

拆谎有蒋——“美食”的谎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美食”的谎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蒋方舟
      我活到现在吃过的最高级的一餐,是参加某五星级饭店的颁奖晚宴。为了这顿饭我连水都不敢喝以给肚子留着空间。到了晚上七点钟还没开饭,台上端庄愉悦颁奖领奖的人还能保持正常的血糖浓度,我咽唾沫咽得嗓子都干了,几乎昏厥在餐桌上。       我的唯一意志支撑就是餐桌的中央立着的“今晚菜单”,我在众人异样目光的注视下,从各个角度和光线,给菜单拍了一组美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0月16日 12:53

移不动引发的一连串惨案

移不动引发的一连串惨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移不动引发的一连串惨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蒋方舟

 
    我中学的时候还没有手机,那时候在全国各地流窜,所到之处莫不引起一阵友善的诧异:“你怎么连手机都没有?”我不能诚实地说很差钱,那多不好意思啊。我总是一本正经地回应道:“我没有手机因为我是一个卢德主义者。”卢德是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一名工人,为了反抗机器驾驭人类,而捣毁了纺织机。而卢德主义者就是对新的科技发明嫉妒厌恶而悲观的人,也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0月14日 06:24

“拆谎有蒋”——健身的谎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健身的谎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方舟

 

     高三的时候,我们班转来了一个健身教练。因为他身形太大,放不进任何一个座位里,老师就只好把他塞在最后一排,和我一起坐在扫把撮箕等清洁用具里。

   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肌肉男两年前是我的同学,他高一的时候办了休学,那时他除了上学还在商业街开着一个运动品商店,休学是为了彻底变成一个为富不仁的成功人士。他两年前离开教室时像阿诺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10月04日 20:53

如果这都不算爱

如果这都不算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这都不算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蒋方舟

    


    前天去青岛,参加了我堂姐的婚礼。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婚礼,直视爱情这个东西。
    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,每找到人生中一件古老的、永恒的、可以去相信的事情,就开心欣慰得不得了。在婚礼上,听到姐姐和姐夫很朴素动人的相互承诺,就感动得直抹眼泪。
     爱情最高级别的承诺是什么?上高中的时候我无聊翻语文课本,翻到《红楼梦·诉衷肠》选段,看到贾宝玉半天吭哧...
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