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蒋方舟 > 谁说我不会郭敬明

谁说我不会郭敬明

谁说我不会郭敬明

我的期末考试作文(考后默写),话题是“比”

   比之惑

           蒋方舟

天上人间孰美

从叠烟架翠的峨嵋,到软红十丈的人间。白素贞把千百里的路程,跑出了一掠眼的红烟。我们在她身后喊:“不要,不要,前面是一场令你灰飞烟灭的法事。”然而,她仍然义无反顾地,在灰飞烟灭之前留下了一段喧腾人间的故事。

小时候看这些神话时,我总觉得诧异,仙界那么没美,为什么还要到人间?白素贞为得是八十四骨紫竹伞下一瞬间的温情。织女为的是湖畔木屋,幸福平庸的相濡以沫。

古时候的人向往腾烟驾雾至仙境的瞬间,仙境的人却认为在人间听渔阳平鼓、滴断岁月才是华彩。

这番比较之后,我不再向往“那比人间美得多”的天上,因为白素贞凄然地说:量尺自在心中。

朝廷乡野孰美

从朝廷发配到黄州,苏轼并不是不郁蹙。僻野的乡间忽然睡醒,峰峦还只有明暗阴阳之分。苏轼懂了。黄州并不富裕,但也绝不贫瘠。那山,是座落于大劫大难、大恩大砣之中的山;那水,是春色中兀然复淡然的水。那山,是送走过田蛙,背负过冰雪的生长的山;那水,是石下里流出,奔腾至人间不能自止的水。这山水胜却朝廷金阁玉台百余倍。

于是苏轼放天长歌:“大江东去……”歌之临空,化作虹霓;歌之坠地,化作金石。

这番比较之后,我不再陷入那“比乡野豪华很多”的朝廷,因为苏轼豪迈地说:量尺自在心中。

世界尝试着告诉我:生命中时刻有一把量尺。生命却告诉我:世界上的比较本无定数,更无高下。若说安逸胜过艰难,那为什么历史上最伟大激荡的作品,会分娩于苦痛惨烈的漩涡中?若说主角比配角高明,那为什么马嵬坡的一缕香魂会夜雨漏断时,希冀自己只是时代中瑟瑟发抖的小角色?

于是世界沉默中,生命的答案却还飘在空中。

推荐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