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蒋方舟 > 女看张晓风,男看伍立扬

女看张晓风,男看伍立扬

女看张晓风,男看伍立扬 

女看张晓风,男看伍立扬

每次考作文之前,我都会翻一翻张晓风和伍立扬,找一下语感。这篇期末考试的作文,感觉还行吧,不过有点学过了。事例有点堆砌,语言有点纠结。一篇作文,还是不要追求句句出彩,一定要有一些看起来不那么精彩的话。

(期末考试的作文)

得与失

蒋方舟

静生思维,与时光对视共老。看芭蕉又绿,心境空漠,寐不交睫。夜来听雨,任思维被浸染得漫漶淋漓,读前人旧事,梦断春残。我,一只拙而安的鸠鸟,穿越于亘古长存的大地庙堂,悉见洞彻古今的明灯,听闻响彻人间的巨钟。我一个过客,感怀于得,沉湎与失。

雪黯天白水滔,是谁又不在麋鹿群中,又不在麒麟画里?那是王粲吗?生于清平之盛世,结交一时之俊彦,少年成名,因蔡公倒屐相迎而闻名于世。而他却在盛名中迷失了自我,在捧杀中丧失了自识。待到晚年时,物质世界困窘嗷嗷待哺辗转反侧,精神世界更是四面楚歌。最终同蔡公 一起沦为赵家庄负鼓盲翁的谈资。

他得到了盛名,却失去了人性尊严的整合。

又是谁,可以降而不降,笑看逮捕他的人仓皇失措?那是瞿秋白吧!在国民党反动派制造的恐怖气氛中,他看鬼域而弄旌旗,强梁欺良善,卑劣饰高尚,快笔如横刀与他们搏斗,有时写到痛心疾首处,拍案而起,墨汁四溅于帐中,最终虽身首异处,然而就连亲自处死他的31师师长宋希濂晚年回忆起这段往事时也忏悔不已。

他失去了生命,却得到了史册中永恒的绽放。

是谁,在复唱前朝的歌?那是胡二子和骆仁奉吧。晚唐的衰钟在空中已散尽,原宫中的两个戏子在宫外相遇,复唱那一首徘徊凄恻的何满子,一曲唱罢拥头而泣。唐代的盛华天宝啊,最终被铁蹄踏得稀烂。风头一时无俩的唐明皇最终也不过是一个半疯的老人,把自己交给远游的术士,把唐朝兴盛的回忆交给比永恒还要长久的命运。他得到的在瞬间失去。

试问:得之,何足喜?

又是谁,雨中黄叶树,灯下白发人?那是杜甫吧,那是陆游吧!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!”“僵卧孤村不自哀,尚思为国戍轮台”的两声呐喊在与千载之下蓦然相撞,发出震天巨响,哀思愁思,起承转合,化作忧国忧民的情思凝成曲谱,历史兴衰摔成青花瓷片,竟只有他们两个拾荒者!他们失去的安逸,孕育出中华文化中激越的篇章。

再问,失之,亦何哀?

花蕊夫人马上听杜鹃啼血,马嵬坡一缕香魂沓至天明,请让他们告诉你,得失只在一瞬间。

若鉴湖女侠墓前尚未长草,若七十二烈士的头颅还在挑风担雨的肩头寄存,请让他们的告诉你,得失尽在自己的把握!

推荐 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