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蒋方舟 > 存一篇考场作文

存一篇考场作文

存一篇考场作文 

武汉市2008届高三四月调研考试作文(2008.4.17) 

作文题:阅读下面的文字,按要求作文:

    克罗地亚海滨小城扎达尔海岸边上,有一架经过精心设计的海浪管风琴,白色石阶下暗藏35个大型风琴管,大海就是风箱。海水拍打和潮汐涨落,都会在风琴管中自动形成气压变化,美妙的乐声也随之产生。这就是世界独一无二的海风琴。

   海风琴建成于2005年,设计者是建筑师尼古拉·巴希奇。巴希奇生长在海边,小时候就喜欢聆听海浪拍打岩石的声响,海风琴的设计灵感也来源于此。去年海风琴获得了欧洲城市公共空间奖。

    请根据你对以上材料的理解和体会,自选角度,写一篇作文,不少于800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然之赋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蒋方舟

     

    自然是一篇谐之赋,一篇由绚丽直转下萧索的长门赋。

    听,冷冷的百湍拍击潮湿厚实的岸,卷起千转百响;铮铮的红荷被风吹动发出瑟瑟的叹息,而那又是谁的交响曲?是树厚重的七弦,海典雅的钢琴,溪清脆的三角铁。可是,你却说,你听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千年前陶潜涉足于山间,草丛中的落英缤纷都追随他的脚步。他感慨: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而对于千年后的我们,菊是在花店里纱纸细细包装的死魂灵,举目所见也不过是高耸的烟囱与漫天黑烟。

    千年前的苏轼泛舟于赤壁,微风清流点燃他灵魂小小的爝焰,他长笑“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”。而对于千年后的我们,明月清风尚不可得,耳之所闻尽是喧嚣嘈杂之声,目之所尽也是钢筋水泥灰暗之色。生命的空虚,竟塞入骨髓。

     何时,我们成了自然之美的终结者;而自然,成了我们最苍凉的点缀?

     荀子说:“制天命而用之。”一个“制”字,道尽了多少时代对自然的征服欲;一个“用”字,又燃起了多少岁月人类对抗自然的必胜信心。于是工业文明席卷,钢筋森林取代了真正的森林,奇迹成了旧迹,曾被崇仰被敬畏的自然,终于成了臣服于人类智慧的手下败将。

     我却感慨,自然繁衍之奥义,人类生存之法则,浩瀚的宇宙借星之辉月之明水之清山之峻向我们喃喃耳语的,不过是一个“谐”字。

     谐之韵,冲破了层层星云,排斥嘈杂市井之声,洗净了煤渣灰尘,终于被世间有心人听见,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 1090年的仲春,那是扬州的苏堤白堤。柳条飘带一样舒展横跨在江上,堤连桥,桥跨江,南系南屏山,北联栖霞岭,绿意如烟如雾笼罩在堤上,桃绽少女羞涩的笑颜。大地需要丰沃的哺育,江河需要温柔的流淌,浪漫的苏白两位诗人写下他们最美丽最长久的诗篇。

      20世纪的暮秋,那是南半球的悉尼歌剧院。巨大的贝壳被置于海面,流畅的线条勾勒出本世纪最诗意的栖居。碧海蓝天更映衬其洁白,海底的鱼龙也要跃出海面亲近那份绝美。澳洲人民用他们的智慧孕育出最美的维纳斯。

      2008年的初夏,那是北京的“鸟巢”。看似杂乱无章的线条暗含机巧,悠悠地在天地间画出属于自己的方圆。阳光盛放在鸟巢的每一个缝隙,飞过的鸟儿也疑惑地栖息在上头,勤劳的中国人奏出最美最温暖的家园之歌。

      自然是一篇赋,曾被遗落。蚂蚁咬透其中的悲哀与心酸,苍凉的声音歌一曲苍凉挽歌。

      自然是一篇赋,又被拾起,天籁之声随海浪抚慰人的心灵,自然与人类的谐之韵,缓缓地从承载辉煌与文明的土地上腾起。    



推荐 15